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心灵小筑

留一个心灵的空间,感受远离喧嚣的惬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是自己的太阳 ,无需仰仗谁的光芒。我渴望自由的呼吸,自由的行走。心若向阳 无谓悲伤。
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别烦我,yan  

2011-11-05 20:53:48|  分类: 心情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别烦我,yan - 霜染枫林 - 心灵小筑

 

    yan,别烦我!

    无论心中如何抗拒,yan症还是还是不依不饶瞄上了我。

    开学至今,嗓子沙哑症状一直苦苦纠缠于我不远离:双休日过,症状减轻。周一复课,一天未过,老毛病又来!周而复始,反反复复。顽强,坚贞不屈的yan症啊,我怕极了你!

    周三下午午辅,感觉身体极其不适。下课,好几个女生围过来,关切询问:“老师,你的脸色好红啊!是不是感冒了?”

    “感冒?不可能,我今年已经注射过流感疫苗啊。”感到奇怪,我否认。

    可是,第二节课未结束,更难过:额头发烫,四肢酸困,浑身乏力。心有警觉:难道,真的生病了?我,体质特好的我也会被疾病缠身?

    虽然辛苦,但是要强的我还是坚持着圆满完成了晚自习的教学工作。

    长舒一口气,决定:看医生!

    拖着疲惫的身躯,跨进小区诊所门的时候,几近八点二十。医生一阵诊察,结论:扁桃体化脓发炎,极其严重。发烧是因为嗓子发yan引起的,与抗病毒的流感疫苗不关联。医嘱:至少三天,输液治疗!

    现在?输液?三天?我惊诧:长这么大我很少输液呢。心有纠结,和医生商量:“今天已经这么晚,能否明天再输液?现在先治疗我发烧嗓子痛的问题,放我回家好不好?明下午我没课,过来输液,行不?”

    医生笑:“那就,先注射一针,我给你用药剂量大些。你明天下午过来输液!必须!”

    周四早起,更觉难过:虽然不发烧,嗓子疼痛,唾液难咽,几近失音。第一节数学组集体备课,刚好轮到我主讲,辞!上午三节课,新课程。没法子,临时到教室“抓”好学生讲课。学生毕竟缺乏经验,过快的语速令程度低的学生摸不着头脑。呵呵,我的纠偏起到了作用,几节课下来,稀里糊涂,马马虎虎也算完成了教学任务。

    下午,老老实实诊所报到去了!

    同样的故事,周五,继续上演——

    yan症,额不喜欢你!请你远走,别烦我!

 

    现在,看着敲击键盘的右手背上得青色血瘀块儿,不由得无奈苦笑:好难看的你!

    身体素质极好的我长这么大,输液次数极少——三次而已。

    第一次,89年4月,母亲生病住院,看护照顾术后母亲的任务义不容辞落到我这个独女的肩上。想想,当时的嫂子怀孕二胎“躲”新乡大姐家去了;弟弟17岁,刚上班。10天的的陪护结束后,哥哥用村里的车子接我们回家(当年我村是有名的富裕村)。到家,母亲还没有上床休息,我就栽倒在床上!

    累倒了!没出息的枫林!父亲赶紧请来村医生,我挂上了平生第一瓶液体。不过,这之前,枫林可是连乡里大名鼎鼎的医生都不认识一个。那小身体,好着呢!别烦我,yan - 霜染枫林 - 心灵小筑

    第二次,2003年开学初,枫林急性阑尾yan症发作,住到了医院。这次,躲都躲不掉了,被迫输液近一周。

    这次,扁桃体yan不客气,它的骚扰让我人生历史改写,两次输液的数字变大了!嘻嘻。别烦我,yan - 霜染枫林 - 心灵小筑

    诙谐轻松的叙述中不敢忘记此文初衷:别烦我,yan!

    yan,记住:我——枫林,讨厌你没商量!别烦我,yan - 霜染枫林 - 心灵小筑

 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8)| 评论(9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