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心灵小筑

留一个心灵的空间,感受远离喧嚣的惬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是自己的太阳 ,无需仰仗谁的光芒。我渴望自由的呼吸,自由的行走。心若向阳 无谓悲伤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父亲,您在天堂还好吗?  

2011-06-20 07:14:55|  分类: 心香一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父亲,您在天堂还好吗? - 霜染枫林 - 心灵小筑

  

父亲离开我们已经六年半了!

2004年11月24日凌晨三点,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我从梦中惊醒,一看电话号码,我就有种不良的预感。赶忙抓起电话就问:“爸他怎么样了?”

“妹妹,咱爸他......他已经......去了......”电话那边,哥早已泣不成声。

......

父亲啊!父亲!我那亲爱的父亲才66岁啊。记忆中特清楚,那天——农历十月十四。再有三天,就是父亲66岁生日。不孝女正在为父亲准备生日礼物呢。

可是,父亲竟然不顾母亲对你的眷眷深情,不顾儿女对你的殷切期盼离去了。爸!你忍心丢下爱你的母亲、儿女不管吗?

父亲生性温和谦恭,淳朴善良。父亲是个苦命的孩子,年仅九岁父亲(我爷爷)去世。奶奶含辛茹苦,抚养父亲成人。奶奶刚强,怕儿受屈,没有改嫁。孤儿寡母,惨淡经营,终过难关。如今,我家已经枝繁叶茂。可是还没享几天清福的父亲却因脑溢血再发撒手尘寰,远离爱他的亲人赴天堂而去了。

父亲这一走,就是六年多了。

父亲,你在天堂还好吗?

 

父亲的一生可以新中国的诞生、新世纪的到来为分水岭,分为三个阶段:成长期、灿烂期、枯萎期。作为后两期的标志牌却是那不期而至的疾病恶魔——脑溢血。

上个世纪的父亲虽然从没有做过惊天动地的大事,可在我们村里也算是多才多艺的领军人物。

父亲虽然幼年丧父,但他并未因此远离学堂。刚强自立的奶奶咬牙坚持让父亲读书。父亲没有辜负奶奶的期望,把书读得尽如人意。可就在命运转折时期,奶奶狭隘的小农意识(怕独子远离自己)作怪,竟让父亲辍学回家 。

上学的直接结果是父亲写得一手好文章和一手漂亮的小楷字。村里经常有人让父亲为远离家乡的亲人写信回信。父亲生产队里担任些小职务。小时候的我,最爱看的就是发新课本后父亲为我们兄妹三人包书皮了。父亲用那精心准备的牛皮纸一丝不苟的为我们做这件事,一招一式精益求精。书皮包好后又用那令人艳羡的小楷书法在封面上写上科目、姓名。我特别爱惜父亲的墨宝,珍惜父亲的劳动成果。每学期结束,课本几乎完好无损。我感谢父亲,我知道,我的好习惯受益于父亲。

父亲爱读书,农闲以外,几乎手不释卷。阳春白雪如四大名著、三言二拍等,通俗读物如《说唐》、《三侠五义》、《封神演义》等。凡父亲读过的书,几乎也被我一一拜读。直接后果有两个:从小我就爱好写作,我的作文经常被老师当做范文。每次上作文课是我最开心的时候,听老师读我作文,心飞天外美滋滋轻飘飘的,那种惬意感受难描难述。二是促使我当时的梦想长大以后当作家。年少轻狂的我曾初生牛犊不怕虎地写过几篇小文章,小心翼翼的投稿,可是却如泥牛入海。意志不甚坚定的我的作家梦就此夭折了。后来考入了师范,就规规矩矩毕业、就业、结婚、生子了。现在想想,甚是惭愧,愧对父亲的喜好对我的耳濡目染了。

父亲多才多艺。那时候村村都有文艺宣传队,河南就有河南的特色,他们成立豫剧团,父亲是导演并兼任司鼓手。我曾轻视说:“司鼓手,是不是啥也不会才做的啊!”就有人辨别说司鼓手是乐队里的灵魂人物,我才为自己的无知汗颜起来,对父亲更敬重、更佩服。改革开放后,为讴歌新时代建设成就,每至春节村里就成立秧歌队,父亲仍然是秧歌队的主乐器手。家里总是放着几样打击乐器,引得我儿子每次去姥爷家就大显身手,叮叮咣咣地敲个不停。

父亲还是个养蜂高手。母亲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:“你爸呀,养蜂是从有你那一年开始的。”把我说得好像跟那小东西是姐妹似的,一愣一愣的。我不喜欢蜜蜂的原因源于我上初二时被蜜蜂蛰了一下上眼皮,眼皮肿的好大好大,影响了我那天晚上看我喜欢的好电影。但是别人总说我是“蜜罐”里泡大的,可我就是不爱吃蜂蜜,可能是见得太多了吧。后来我结婚时,父母说:你哥你弟分家产,那蜜蜂就给你结婚当嫁妆吧。我笑笑,我怎能用父亲心爱的蜜蜂做嫁妆呢。不幸的是,新世纪初父亲突发脑溢血住院治疗,效果不尽人意。那蜜蜂谁也摆弄不了,就低价卖给了别人。

父亲还是村里老年门球队的队员,扛着一只心爱的球杆,东征西战,乐在其中。那天突然有病也是从门球场回来的,为这,我母亲至今不让一只门球留在我家,现在提起,仍恨连声。

     

2000年,当新世纪的曙光照耀的时候,父亲却迷糊在他的另一个世界里。因患脑溢血后遗症,以前爱外出的父亲只能重新开始蹒跚学步,人的性情也大变,“返老还童”了。

记得我每次回去看他,带的食品水果他只给小侄女侄儿留一点,其余大多藏起来,外人来家里借工具,他不是说没有就是说不借。有时还把工具藏到楼上去,叫人哭笑不得。哎!

唯一值得欣慰的是,他认识我们所有的亲人。我每次帮他干活,他总是说:“闺女,歇会,歇会。”

天可怜见,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,父亲的病情终于有所好转。他曾经借打门球的机会驱车到我们学校去看我 ,把我吓得够呛。连连电话埋怨母亲,咋不顾医生的叮嘱呢?把母亲委屈得直喊冤:“我能看住他,他现在总偷跑,趁我不注意就偷跑了。”

2003年冬天,父亲旧病复发住院。医生就直怨我家人看的不紧。哎!我们百口莫辩!我那爱出外交游的父亲那里能安心呆在家里?

现在,父亲离开我们已经六年多了。每次清明、七月十五、十月初一上坟,在爷爷奶奶的坟前我们总是叮嘱奶奶看好父亲。

 

父亲一生辛劳、任劳任怨、忠厚善良,虽多才多艺但不善言谈。别人多是严父慈母,而我们不同,是“严母慈父”。

我爱我的严母慈父!

慈父虽走,儿愿你在天堂安宁!

请父放心,儿女会把双份的孝心奉母亲!

 

 

父亲,您在天堂还好吗? - 霜染枫林 - 心灵小筑

 

      

爸,您知道我在想你吗?

那天,当我告诉母亲说我写了一篇悼念您的文章时,妈说:“我昨晚梦见你爸了。”我不禁潸然泪下。

父亲,放心吧,有儿女们在,母亲不会孤单的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8)| 评论(77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